各位旅客,台.北.站到了。

獨在異鄉為異客。但你不只是個異客,你還是個不折不扣的鄉下人,他們口中的南部人。

當你發現台北人口中便宜的炒飯一客六十元,你無需訝異,那是你故鄉的炒飯太大盤又太便宜。你永遠不會忘記育樂街的那盤點了就準備吃到撐死的四十元炒飯,你也不會忘記隔十步之遠有一家肉絲超好吃且總是跟某個朋友去吃的老虎炒飯,雖然現在漲到四十五元了。你只是忘了,你身在台北。

當你發現台北人口中的自助餐便當竟然最低價六十元,你無需訝異,那是你故鄉的自助餐太大碗又太便宜。你永遠不會忘記育樂街那家每次總是故意念錯名字的『加』南地,吃到老闆都會記得你的那家自助餐,但即使你吃學七的中餐廳四年,夾菜的阿姨還是不知道你是誰。你別忘了,你身在台北。

當你發現台北人手中的那杯飲料動不動就二、三十元,你無需訝異,那是你故鄉的飲料太大杯又太便宜。你永遠不會忘記民族路往下滑行五十公尺後看到的那家櫻桃果子,雖然現在換人經營又漲價了,但大杯十二元怎麼說還是打死一堆台北的有名飲料店。但你忘了嗎,你身在台北。

當你發現台北餐飲店招牌上寫著『台南鍋燒意麵』、『台南碗粿』,你無需訝異,甚無需懷疑以前吃得很爽的鍋燒意麵和碗粿會不會是被遺忘的台南特產。你別忘了嘉義火雞肉飯,你別忘了永和豆漿,你別忘了淡水魚丸。你也無需訝異鍋燒意麵的價錢是台南的兩倍根本一點都不台南,你只是忘了,你是在台北看到的。

當你發現台北的陽春麵竟然陽春到連肉燥都沒有,你無需訝異,那只是你常吃的那家陽春麵加了肉燥,你只是被那老闆慣懷了。然而,即使你要台北的老闆加肉燥,他可能一時不知道什麼是肉燥,他們習慣的叫魯肉。

當你搞不清楚米血、米血糕、豬血、豬血糕有什麼不同、要喝波霸奶茶店員卻以為你在開玩笑、點了珍珠奶茶卻喝到大顆的粉圓,你無需訝異,你只是不習慣台北人的遣詞用語。

當你發現台北市的公車跟蟑螂一樣多、三不五時看到一整排的站牌、公車還有專用道、月台上貼滿一整面牆的路線編號表,你無需訝異,那是你故鄉的居民人太少又太悠閒,大家都騎車的,搭公車的只有你和穿著制服的孩子們,還有白髮的人們。你別忘了,你在台北,總是有人要去 somewhere else 的都市。

當你發現台北市的路寬得跟高速公路有得拼又常常塞車、坐在別人的機車後坐時突然發現怎麼機車騎到快車道了,你無需訝異,那是你的故鄉機車太多,開了專用道,這個都市可是汽車塞滿街道,即使你開十線道也不夠擠的。你差點忘了,你在台北。


獨在異鄉,你以為你不會思鄉,但當你和同樣來自台南的同班同學懷念起府中街的炒泡麵、育樂街、勝利早點,你餓了,你徹底餓了。你決定期中考之後要回台南大吃特吃,還要帶些能保存的上台北向同學炫耀,『台南的食物就是這麼好吃』。

This is Nostalgia; this is Taipei.


最後,你發現台北捷運在下班下課時間,車廂裡擠得連呼吸都有問題,你會突然瞭解,為什麼台北市擁有密如蛛網的公車系統,政府還是花一堆錢在台北市挖地鐵,路線復路線,而台南捷運,卻永遠是塗鴉作品,在你有生之年,或許。


下車時,請注意列車與月台之間的空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