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9 年 8 月 10 日。

今天被徵召到爸爸的工廠,清理辦公室。

吃早餐的時候看報紙,高屏的災情相當嚴重,比較起來,台南市只有淹水,已經算很好了。


附近街道上的水都退去了,也許是昨天晚上隨著退潮而讓水流得更快了。

家家戶戶都忙著把浸水家具清出來,還有一家香舖把泡水的紙錢全都撤出來,只能丟掉。比較起來,我家沒進水,家具都沒事,也算好的了。

殘破的街道


抵達十三佃的時候,發現這邊的積水還沒退,而車子們都停在外圍還沒淹水的地方。

積水了 車都停在外圍

我騎著腳踏車過去,但水深還是有到小腿,腳踏車很難騎得動。

下面幾張是比較晚拍的,水比起早上退了不少。但已經到下午都還是這種水位,很難想像前一天到底是淹到多深。強者我高中同學也住這附近,他的網誌有照片可以參考。

十三佃積水

又一勇者闖水路

十三佃積水


協助清理辦公室,撤出不少東西,也包括木製的書架。

水溝裡的污水,夾雜著工廠裡本來就有的機械油,就成了辦公室裡很難清理的油污滿地。

花了一個早上的時間才把油污清理乾淨,員工們今天的工作就是清理廠房和辦公室。大阿姨和小阿姨也過來支援,真的是很感謝。

不知道用掉多少張面紙(擦了就丟,比抹布、拖把有效率),擦拭光碟片、地面、桌椅,當然還有浸水的電腦。


下午我們把電腦拆開來,發現三台電腦都浸到硬碟了。其中那台有開機的電腦,硬碟還滅頂了。我跟爸爸說,你要有資料全部消失的最壞打算。

零件都拆出來,用紙、布擦乾,並放著讓它風乾一整天。打算明天再來處理。

硬碟的電路板也拆起來,電路板的另一面也都是油。(S***ate 牌的硬碟電路板是用 T8 規格的六芒星型螺絲釘鎖上去的)


另一方面,也訂了一大捲的厚紙巾,把重要文件小心異異地舖在紙巾上吸水,一層紙巾,一層紙。

就這樣搞了一個下午,希望乾了之後還能看到上面的字。

這時候發現,油性筆寫的只有一點暈開,還能辨識,水性筆寫的就完全糊掉。而鉛筆寫的地方則完全沒事。


十三佃的電話通了,但網路還不通。

中華電信光世代的障礙台打不進去,不是等接通等不到,而是打過去只聽到嘟嘟嘟的電話不通。

一整天的電話往來,不是「你們那邊淹怎樣?」,就是「啊貨是有沒有要出啊?」。有個客戶在保安工業區,那邊淹到肩膀,整個廠房都泡湯了……。(所以保安只剩屋頂的說法是真的)


雖說積水,但還是有不少勇者開車進來淹水區(要載家具吧?)。而每當有車經過,就會掀起洶湧浪潮。下圖我認為很經典,左邊的車往前開,右邊的車則是一分鐘前剛進去,正在倒退嚕回去…

兩輛車 左車往前 右車倒退嚕...

中午的時候警察有在外面圍一條線,禁止外車進入。不過下午四、五點左右,水位稍低,就撤除防線了。

噢對了,還發現一隻螃蟹 = =

發現螃蟹


晚上回到家,第四台已經恢復,電話也通了,但網路還沒好。

所以我們知道,傳統電話和 ADSL / 光世代是分開的,有電話不代表有網路。

電話比較重要,其次才是網路,所以電話搶通,我很感激。這時候並不會想要強求中華電信要半夜搶通之類的,畢竟如果是機器泡水,可不是這麼快就能排除的(運送新機器也要時間吧)。


市場有開業,所以今天我們家還有食物。

今天的晚餐,魚有腥味,豬肉也有奇怪的味道,據說這是豬哥的味道(種豬)。

但是,這種時候可以吃到這種飯菜,已經很幸福了。


雖說停水,但我家的水表還是繼續在跳,我還是很懷疑安南區到底停哪裡。

熱水有了,今天洗了很舒服的澡,有幸福的感覺。


但晚上還是那樣,一躺在床上,腦中浮現的就是恐怖的畫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