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做為一個學校,

  • 你考試考不好,沒人管你
  • 你蹺課,沒人管你
  • 你被二一,也沒人管你──你記得高中還有輔導室吧?

然而做為一個學校,

  • 你搭校車他要你付錢
  • 你住宿舍他要管你門禁時間(不是門禁卡)
  • 你來學專業,他要你掃地、衝人氣(即服務學習)

原來考到大學,讀書反而變成師長們次要關心你的事,而其他的雜事,尤其錢,還有所謂的品德教養,卻是首要訓練項目。

如果他們說,你讀到大學應該要能自己讀書,不該再有老師管,那生活作息、品德修養,不能自己管嗎?

既然可以約束自己讀書,那在這之前應該就能約束自己這些生活上的小事了;如果不行,那怎麼能約束自己讀書?

這是奇怪的邏輯。

反過來說,如果大家都認同「大學生最重要的是品德教育和生活作息,讀書則是你自己應該做的份內的事」,是不是代表了我們承認,從小學到中學的所有品德教育都是失敗的

其實你心裡也默認了,對不對(竊笑)。

咱們的教育就是只關心你讀書;基本上可以通過聯考試驗的大學生,讀書能力都有一定的水準,而其他的(ry

寫到這裡我就想到一篇文章

—扯遠了。—

但說穿了,我們都知道,

  • 校車收費是因為學校要蓋大樓,要辦大活動,所以要處處省小錢籌經費;他要你付校車的錢。
  • 叫你十二點以前回到宿舍是為了人員管理上的方便,還有大人們自以為大人要管小孩的自私心理作祟。
  • 服務學習基本上就是叫你打掃校園,有時候某大神來校演講沒人要去聽,抓一兩個班來衝人氣做面子。

為了方便學校行政的運作,以及顧好校長學校的面子,犧牲這些身為過客的學生(1)也沒什麼不好,對吧。

OK 我承認我是讀線代和電子學讀到快起肖了才來發怨念文,再加上我最近看到通識課和體育課的統計表,我開始覺得校車不該收費;至少公館林口的學生不該收費。


(1) 第12屆校長郭義雄先生曾說過:「學生只是過客,研究人員才是我們台師大的主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