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aiwanMoney 終於還是走入歷史了。這是南部七縣市 RFID 交通票證的一個里程碑(?)。

2006 年我基於嘗鮮的心態去買了一張 TaiwanMoney ,那時候覺得台北有悠遊卡很酷。所以我的 blog 有一些 TaiwanMoney 的文章

以我以前居住的台南市區而言,公車族使用 TaiwanMoney 的還是少之又少,學生通勤族大多數都是買紙印的月票,我就用過興南客運和高雄客運的。至於大學生和上班族,大部份也都騎機車,在台南會像我這樣搭公車四處跑的人真的是異類。高中職學生大部份都會在 18 歲的時候去考駕照當成年禮,我自己也在 20 歲考到駕照後,幾乎沒上過公車,假期回台南都是騎機車。即使是在大眾運輸最發達的(舊)高雄市,在高雄捷運通車後,TaiwanMoney 因為通訊協定跟一卡通不同,出入都得走公務門,也讓 TaiwanMoney 的發展更加受阻。

現在這一刻終於還是來了,TaiwanMoney 在 6/9 終止業務,交易到 8/31 為止,現金贖回也是。我就去贖回了,然而這其中有很波折的故事。

最後的 TaiwanMoney 交易

我收到這則訊息是 6 月中,是在 PTT 看到的。原本計畫七月中旬回台南做兵役專科體檢的時候一併去玉山銀行辦贖回,不過櫃員跟我說要等幾個工作天才能拿到現金(具體數字忘了),因為要跟台北總行做什麼會計手續;或是轉帳到我在其他銀行的帳戶,扣手續費。我那時候不知道腦子在想什麼,就問說既然要跟台北總行確認,那我能不能去台北辦贖回?他說可以,我也就走了。事實上我現在想想,更不懂為什麼我那時候不跑去興南客運在台南火車站附近的營運處處理就好了。

總之我還是把這張卡帶到了台北,去住所附近的玉山銀行處理。一進門,服務人員以為我是要剪信用卡(看起來很像),但我說不是,總之他帶我到某個櫃台前面。我想台北的櫃員應該也不知道,一坐下來就把來龍去脈說了一遍,櫃員一開始也不知道是什麼卡,問了襄理,還打了電話求救,過程中還問了身份證字號(不過這卡是不記名的)。

大概過了 10 分鐘,就說因為該行沒有讀卡機,所以要我留卡,寄到有讀卡機的其他分行處理,並且問了我要匯到哪個帳戶。我說這卡是買斷的,我要回來領卡,櫃員打電話問了遙遠的同事,確定可以。我要求寫一張字據什麼的證明我有留卡,之後回來拿卡也方便,也就印了卡片的正反面。這張字據一式二份,我留一份。

不到三個工作天,就收到了玉山銀行的電話,說已經匯款了,刷簿子發現沒有扣手續費(科科)。隔天又打電話來說可以去原本那間分行拿卡,今天就去拿了。

這張卡片我留作紀念,它見證了非接觸式交通票證在南部地區的實驗,以後要在南部推這種服務的單位,應該要參考他們為什麼失敗的經驗。我也不想在這裡說太多事後諸葛的話,留待其他對大眾運輸比較在行的人來評論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