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忘記當初是為什麼堅持跑來日本工作了,但可以確定的是,許多其他 IT 界的大大紛紛往外國跑,促使了我往外跑的信念。

不知不覺今天已經是搬到日本滿三個月了。且不說到底現在公司的情況如何使我每天都絕贊轉職中(那可以另開一篇),在這三個月裡我有些心情已經轉變了。

再也不那麼愛動漫

大家都知道我很愛看動漫,而我也在數年前寫過一篇「在台灣你要看正版動漫難如登天」的文章,當時似乎掀起一陣討論,後來似乎還有某個服務是被它激到加速開發上線的。

無論如何,我在台灣的時候是非常愛看的。然而到了日本,突然變得不那麼愛看了。

連秋葉原一次都沒去過。

這不僅僅是因為秋葉原離我家很遠(但再怎麼算也比從台灣近),還有更多是因為,太常見,以至於麻痺了。現在回想起來,台灣人的愛動漫社群其實也不是很大,但為什麼這些人會愛,很大一個因素大概是「物以稀為貴」。

當然也有一部分是因為動漫看五年了,會發現題材重複性很高,於是除非某個作品是評價很高,否則當電波對不到,會直接卡掉,連第二集都不看。

總之,我在台灣時已經對於新番感到疲乏,到了日本更是加速這個疲乏的過程。

不過最近倒是開始看 Netflix 的影集了,托中國人的福,在日本的 Netflix 有些節目是有簡體字幕的。

再也不那麼愛拉麵

在我的交友圈裡面,動不動就有人跑去日本玩那是司空見慣的事,可以說是「我的 Timeline 上要不是有人在日本,就是有人在去日本的飛機上」。事實上我所賺得錢也幾乎花費在去日本旅遊上面了。

然而當你每天上班的地方就是觀光區,有一半是甜點店和服飾店,另一半則是充滿居酒屋和拉麵店,動不動就要價 ¥1000,每天吃,不膩都難。

到後來發現我已經分不出這間店跟那間店的味道有什麼差別,說實話就是景美夜市陽春麵和中山北路一段巷子裡的陽春麵的差別而已。便宜的店其實不少,但實際上食材也沒有很優,對於挑嘴的我,很多時候是吃到一半就放棄了。最後才發現車站旁邊的便當店才是最合胃口的,而且竟然加飯不加價。

當然好吃的店也是有,不過你以前在日旅群組看到的「日本什麼都好吃」的幻想可以先無視了。旅遊嚐鮮跟天天吃是不一樣的。

於是現在每天最大的樂趣就是下班後去車站附近的超市買食材,回家煮一碗麵吃。幾乎每個禮拜有 3 天這樣做,吃得都是同一家的烏龍麵,湯頭跟材料則看心情亂加,花的錢跟外食一樣,但自己煮的東西吃起來特別津津有味。每次都懷著滿足的心情把鍋子洗乾淨,然後吃著比台灣小 1 號卻貴 1 倍的橘子,看著 Netflix 的連續劇過完一個晚上。

除了吃的之外還有很多別的東西,例如,雖然網購電器比店面退稅便宜,但是現在已經對於那些東西沒有強烈的渴望了。當初在日本利用退稅買到的 Apple Magic Keyboard 和 Magic Trackpad,我也帶來了日本,但發現三個月來一次都沒用過,不如說是累贅。沒錯,就是這種累贅感,加上「反正上網訂一訂就有了何必那麼拚」的心態,我對這些東西的慾望已經降低到了極低點。幾乎是「沒有強烈需要的話,現在的東西能用就用」。

(所以如果有人想要的話我可以過年帶回台灣賣給你,US 鍵盤無注音)

再也不那麼想回台灣

雖然這樣講起來我好像應該回台灣充電一下,但是實際上,也沒那麼想回去了。

除了「突然發現機票很貴」之外,有一個最重要的原因是:如果我可以在地球任何一個地方工作跟生活,而且我想要,為什麼我要回台灣?

外國的月亮沒有比較圓,至少投射到地球上是同一個月亮。然而在日本遇到了許多在日外國人之後,發現他們離鄉背井活得好好的,我難道就辦不到嗎?做軟體難不成還得要待在台灣?

的確對我來說,台灣的美食比起日本是好吃很多,但那不是回到台灣定居原因。目前看來,作為一個只要有一台 MacBook 就可以掙錢的軟體工程師,我並不特別想要回到台灣之類的。

當然這也是一種「回去不就認輸了嗎」的自尊在作祟,但理性上來說,我的人生是我的,跟別人比輸贏是沒有意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