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 恐怕是我人生至今最不安也最瘋狂的一年。原本平穩的生活突然遇到急流。不知道該從哪裡說起,那麼就按照時間順序吧。

先從失業開始說起。

The Spoon of SpoonRocket.

你可曾經歷過失業?

自從 2014 年加入矽谷新創公司 SpoonRocket 之後,每天都在體驗雲霄飛車般的創業公司的速度。這家 YC 出身的矽谷新創公司,在 2014 年 Food Delivery 大爆發的時代,募到了 $11M USD 的高額投資,隨後透過一名台裔員工,在台灣開設只有研發部門的分公司。

在這裡,除了公司成長速度很快、開發速度很快之外,自己能力的成長速度也非常快,最快的時候,一個月前寫的程式碼,下個月就不見了,或是被別人改掉了。除了學會了 React.js,我也學會了如何快速應對需求、以及以產品為本的開發心態。

一心以為肖想已久的矽谷夢終將實現,然而事實上公司卻是以穩定的速度走向終點。

SpoonRocket shuts down amongst on-demand apocalypse
_SpoonRocket informed its investors it’s shutting down its on-demand pre-made meal delivery service after failing to…_techcrunch.com

農曆新年過了不久,便從美國那邊傳來公司即將進入無薪假模式的噩耗。原因如上文所述,募不到錢,原本談好的收購計畫在最後一刻被撤銷,公司便直接跌入懸崖。台灣這邊當然也開始準備資遣員工。幸好美國那邊願意遵守台灣勞基法,我們得到了可以維持一段時間不愁吃喝的資遣費。

然而畢竟資遣費只是暫時的。

居住在台北所需負擔的高額房租、外食費、為了放鬆心情而出去玩的花費、難得有空所以回台南老家的花費、林北不爽所以去日本散散心的花費,等等。——這些可以成立的前提都是基於穩定的偏高收入。然而當你有一天被告知,這些都沒了,這裡是兩個月的生活費,拿去吧,感謝你這一年九個月來的付出,再見,Good luck。

突然之間你會發現連 PS4 都是奢侈品。

雖然有一些積蓄,不至於餓死,但是每天看記帳 app 裡的現金一直減少,下一筆錢不知道從哪裡來,事實上真的每天都在緊張。從那之後,我覺得我開始能夠稍微想像,創業者每天盯著財報、捏著冷汗且戰且走的心情。雖然我相信我的情況跟他們比起來不算什麼。

Burn rate is the rate at which a company is losing money.

— Wikipedia “Burn Rate”

為了緩和這種緊張感,我開始想盡辦法確保接下來的生活費。

你可曾走進就業服務站?

法律上,既然我在 SpoonRocket 台灣分公司工作了超過一年,那麼我就有資格領取台灣政府的失業救濟金。

失業。這種事我打從出社會以來想都沒想過。才出社會五年的我,從來只有聽說過 IT 業界的人被挖角到好厲害的公司,沒聽過公司倒閉非自願離職這種事。我一直相信我就是這群人的一分子,直到公司倒閉的那一天。

確定公司撐不下去之後,同事討論的話題除了去哪裡找工作,還有如何申請失業救濟金。總之是去就業服務站,一種讓所謂非自願離職的人,去申請一筆為數不多的失業救濟金的機關。申請的前提是在前職工作了一段時間。可以申請到的錢是勞保投保薪資的某 %,所以就算薪水再高,申請到的錢也有上限,而那數字絕對比你去找新工作還低很多。我當下就成為月光族。

聽起來會去申請失業救濟金的人,應該是不得已失業,為了振作起來而去申請一筆錢餬口飯吃。但事實上,一踏進就業服務站的那一刻起,空氣中就瀰漫著一股死氣。大家看起來都沒什麼精神,沒什麼想要工作的意願。就業服務站的公務員也都知道,來這裡的人基本上只是為了那筆錢而虛應故事,一直暗示這樣做那樣做就可以拿到錢,不要想太多。投履歷也有投就好,可以證明你「有在找工作」,交差就行。

自從知道這件事之後,擔任主管的同事 A 突然明白了,為什麼有時候會有人投奇怪的履歷,寫得很隨便,而且回信之後再也沒回音。現在想想,很明顯這就是為了掙失業救濟金來的。

當然,作為一個還有工作意願的人,我有確實去面試一些工作,尋求一些 recruiters 的幫助(非常感謝他們)。然而無論是薪資條件、工作內容的挑戰性,都比不上 SpoonRocket,反而在在向我證明,在 SpoonRocket 工作是我人生至今的最高峰。

失望之餘,考慮到實際生活費的問題,我決定接下至今做得最不願的工作。

你可曾親自把孩子梳妝打扮好送人做童養媳?

不,我從未把自己的孩子送人做童養媳。這很明顯是清朝的梗。

SpoonRocket 結束之後,一家巴西的餐點配送公司收購 SpoonRocket 的程式碼資產,附帶條件是修改程式來配合他們的需求。我們其中有一部分人接了這個案子,其他人各自有各自的人生規劃,便從此離開這個團隊。我是接了這案子的人之一。

SpoonRocket finds a home with Brazil-based iFood
_SpoonRocket, the on-demand food delivery startup that shut down yesterday in the U.S., has a buyer. That buyer is…_techcrunch.com

基本上做起來並不是很愉快。你想像一下,你養了將近兩年的小孩,本來可以看著他成長茁壯,然後驕傲地說這是我養的;現在因為家庭經濟危機,你必須把孩子賣到地球的另一端,在分手之前還要先照著對方的要求盛裝打扮一番。你再也看不到這個小孩,也再也無法拿你小孩的成就來炫耀,因為他即將成為別人的所有物。

你還會有多少動力?

我自認為是一個要對物品切斷感情就能狠心切斷的人(日語說的「斷捨離」)。但是我對這個系統投入了將近兩年的人生,至少 60% 的程式碼我有改動過。這種必須把你自己的心血賤價出賣給人家的事情,為了生活,不願意做也只能麻痺自己然後硬著頭皮做下去。

這是我人生第一次感到莫大的無奈。

當然因為有這筆外包的錢,多少彌補了失業救濟金的不足,緩和了一些經濟壓力。

這筆錢也成為我人生下一個目標的基金:向海外前進。

下集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