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灣經歷失業之後,不得不重新思考工作對我的意義何在,當然,為了下一段人生,還是得尋找新的機會。正當其他厲害的前同事們都被好公司撿走的時候,我還在一邊接糊口的外包、一邊亂槍打鳥找工作。

說是亂槍打鳥,其實也不是那麼隨便投。基本上就是從 LinkedIn Inbox 裡面找以前來信聯絡過的 recruiter / HR,問問他們現在還有沒有工作機會。此外也透過認識的朋友介紹了工作,不過就像前文說的,大部分的工作內容或薪資都不符我當時的期待。

另一方面,一直以來都耳聞有軟體工程師去其他國家工作,在那裏過得還不錯,於是念頭一動,反正軟體業沒有地理限制,乾脆開始找國外的工作。

首先嘗試的是日本。理由很簡單,我學過一點日語。再加上年初去日本散散心的時候,當地的工程師說如果會日語的話,基本上不會有什麼問題。於是就勇敢地嘗試了。

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真的很有種。

伊勢原大山則小關東

不會日語就去找日本工作比登天還難

一開始是從日本知名的 Startup 求才網站 Wantedly 找職缺投,其他還有認識的日本朋友介紹職缺,自己也投了幾家,有的用日語面試,有的用英語。大概投了 5 間吧,大部分都在第一關 Skype interview 就被刷掉了,理由未說明,但很明顯是日語講不通。

至於有沒有拿到 offer?其實有拿到 2 家,但薪水大概都跟我在台灣拿到的錢差不多,考慮到日本的生活費,事實上是被腰斬大拍賣了。一旦接受這種 offer,就算未來想轉職,我的履歷看起來就是被定位成 Junior Developer,而這並不是我要的。

同時,有個已經找到工作、準備前往日本工作的朋友,向我介紹跟他合作的人力仲介公司,再加上當時找到 WorkLifeInJapan 這個網站,列了不少人力仲介公司,我抱著姑且一試的心態,投了一些履歷。當然,因為這些網站上列出的 job descriptions 大部分都是英文的,我就直接投英文履歷了。

之後陸陸續續有一些 recruiter 聯絡我,Skype 確認了我的語言能力,以及我想加入哪種公司,介紹了不少講英語也可以通的工作機會。我在日本的第一份工作,就是透過人力仲介公司找到的,雖然其實是以日語為主的公司。

跟這家公司面試的時候,一開始是跟主管講英語,後來第二次面試跟其他 team members 講,就變成講日語了。因為是日本人居多的日本公司,英語基本上是無法溝通的,日語能力反而變成一個必須確認的指標。這時候我也沒被問日檢第幾級,實際上講不講得通才有參考價值。最後一次面試是對方要我飛去東京跟社長談 offer,當然機票旅館是對方出的。

對方也同意在幫我辦理簽證的同時,先讓我從台灣 remote,領一樣的錢(免稅),於是安家費也確保了、先暖身兩個月也讓我之後正式加入時不那麼陌生。反正最後是得到了這個 offer,薪水也還不錯,是台灣的兩倍,算一算可以在日本過得還不錯,但因為物價也翻倍,稅抽很重,所以實際上沒有存到更多錢。

台北跟東京的收入與開銷比較。出自我在 Tokyo Rubyist Meetup 發表的簡報。 https://speakerdeck.com/chitsaou/introduction-to-taiwans-developer-status

出了台灣,我只是路人甲

然而整體來說,從台灣遠端找國外工作,跟在台灣找工作,最大的不同,就是沒人認識我。

因為我不是世界知名的軟體工程師,不常參與 Open Source,所以我在國際上沒有知名度。在台灣因為有陣子很勤著發表技術文章跟演講,或許有不少知道「鴨七」這個人;但出了台灣,就單純是個來路不明、自稱五年工作經驗全棧工程師,的路人甲。

在台灣的時候,承蒙軟體社群友人的照顧,我從來就不擔心下一份工作在哪裡,因為有不少人認同我的能力,不時會有人問對工作機會有沒有興趣。而且台灣資訊業界的圈子很小,就算不認識我,大致上也都能從我的同事的朋友的朋友打聽我做事的方式。然而在日本,就只是個路人甲。

雖然有人說,你不需要外在的東西證明你自己的存在,但到了找工作這種需要實際證明所長的時候,反而會很懊悔自己以前沒有多發表 Open Source 的東西。軟體專案這種東西,多發表多炫耀絕對是比敝帚自珍來得好,否則你得要花更多力氣證明你的能力,或是被迫回答一些莫名其妙的 ACM-like 考題,然後對方說你連這種問題都解不開怎麼可能會寫程式、我們只招聰明人,云云。

至於我在日本混得怎樣,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請讓我拖稿到 2017 吧。


說到 recruiter,我當時聯絡了不少 “stay in touch” 的 recruiters,大部分一週後才回覆,其他則是直接說沒有適合我的缺了。跟當初積極接觸的態度差很多。而這件事讓我開始以為,對於某些 recuiters 來說,當你是值得挖角(讀:賺佣金)的商品,而他們又有來自客戶的時間壓力的時候,他們會很積極聯絡你,安排面試,再怎麼經歷不合的工作,也會勸你試試看;當你反過來主動洽詢的時候,因為供需反過來,他們反而不那麼積極。